下午一點在床上醒來,A還在睡。

拿起剩下沒幾頁的彈珠玩具,想悠閒地把他看完,

忽然睡在對面的A醒了,一臉張荒失措。

「妳知道有多離譜嗎,只要他一開門,或是他發出一點聲音,我就會在床上驚醒。」

「我不知道怎麼形容,但是只要是他,就會。」

去年他是這樣跟別人說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很抱歉,我什麼感覺都沒有,對於你的厭惡。

反正人總是要在喜歡什麼與討厭什麼之中,挖一個洞,

把自己安放進去,如此才可以確定自己的存在,

催眠自己:「我就是這樣」如此來平撫內心的不安。

等日子久了,從洞裡爬出來,再挖一個洞,如此而已。

(這樣說來,人好像寄居蟹呢。)


我完全能理解你的不安,並深感同情,

但是對於你的無助感我幫不上任何忙,那屬於私人事務。



並且,我也沒有改變自己的打算。



-------------------------------------------------------

1973年的彈珠玩具的最後是這樣寫著的:

巴士們啪噠一聲關上,雙胞胎從窗裡向我揮手。一切的一切都在反覆著......。

我一個人走原來的路,回到秋光滿溢的房間裡聽雙胞胎留下的<<Rubber Sou>>

泡咖啡,然後一整天望著往窗外而去的十一月星期天。


那是一切都要變透明了似的,十一月安靜的星期天。



胡亂理解:

這本跟其他書比起來,更加混亂。因為是三線交錯構成的,

彼此之間又沒有章節之分,段落與段落之間是由數字銜接。



吧檯的傑:經營酒吧的"我"

老鼠:過去年輕的"我"

:連接過去與現在的現在



這次看完的印象,跟上次相反,大概是因為(?)




黯淡的老鼠,褪色的彈珠玩具。

雙胞胎的出現是一覺睡醒,

忽然在腋下冒出來的,身穿208宇209的T恤。


這大概是在寫幸福往往在意外中降臨吧?

幸福以雙胞胎形式出現的理由則是:

獲得時感到雙倍的快樂,失去的時候,則感到更加倍的令人難以承受。



-------------------------------------------------------


把隨機散亂在床上的衣服集合起來折好,疊起來。

從兩公尺高的床上,把衣服往下丟到椅子上,

然後到浴室去,把身上的粉塵洗去。




洗澡的時候總是可以想到很多事情,

在一公尺見方的小格子裡,拉起布簾,

面對無表情四方連續展開的白色磁磚。

思緖無處可去的時候,就會往身體裡鑽,

也或許是血液加溫厚快速流動大腦清醒過來的後遺症。

--------------------------------------------------------------------

一邊打字,一邊遺忘本來要寫下的東西,記憶真的是很不可靠的機制。

--------------------------------------------------------------------

小叔說,餓的時候,幾天不吃東西也不會死掉 ! 只要有水喝就可以了。

他身上背負著數百萬或是數千萬的債款,有跟朋友借的,也有跟地下錢莊借的。

也曾經有人帶著槍來到家裡討債,真的是相當誇張的劇情。



「餓的時候,幾天不吃東西也不會死掉 ! 只要有水喝就可以了。」



他大概是想要跟我表達:「不管活的多辛苦,都要忍耐下去。」

每次想到這句話,腦海裡就會浮現一個人在陰暗房間裡躲避債主,

不能跟外界聯絡,身無分文,連食物都買不起的小叔的身影。

黑鴉鴉的,冷風則不止息的刮著,不管怎麼塞住窗戶邊緣,

冰冷冷的空氣依舊不斷地滲到屋子哩,滲進體內。


當然這些影像只不過是私自想像出來,胡謅的,

小叔從來就沒有跟我說過這些事情。



「餓的時候,幾天不吃東西也不會死掉噢 ! 只要有水喝就可以了。」

這句話,根本就是在遠古時代,打獵失敗的山頂洞人回家會對孩子說的話吧?


也許他比我想的堅強,只是運氣不好,或是太天真了。

我並不暸解他

--------------------------------------------------------------------------

關掉水龍頭,這一天該做些什麼呢,我想。

不過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像鏟雪一樣,把作業一一清掉吧?

在這天氣美好的星期天...

創作者介紹

[arcofwind] JUST NOW。 不能快轉、不能重來,這就是人蔘。

arcof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rcofwind
  • 電影

    一邊作產設模型的時候,看了:

    蝴蝶效應 1 (比2好看)
    奪魂鋸 1 (近距離觀賞...)
    奪魂鋸 2 (小賴家看的..讚)
    倒數第二個男友 (好看的點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