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的好,請神容易送神難;喵兒入院簡單出院難阿!
雖然我帶著期待的心情去接他,不過出院的過程完全和我預料的一模一樣。
墮落之所以取名墮落,當然是原因的。 

我看他縮在角落裡,眼神透露出陣陣寒氣,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

看來又有一番折騰好受了。

護士連哄帶騙柔情攻勢第一輪進攻反被吼退,
接著想來霸王硬弓又被利爪逼回。


就在護士驚聲尖叫的同時,醫生開口說了:「給飼主來吧!」
 
挖哩咧圈圈叉叉ˋˊ你這是挖洞給我跳吧!


心裡頭幹樵嘴裡還是逞強的連聲應好...千請萬請連哄帶拉多羅終於出了閣,不過接下來還有更精采的:

拔 針 頭。
沒錯,2天前的點滴針頭。由於這過程實在太漫長了就直接講結果吧!

最後醫生很英勇的壓制他;冒牌護士粗手粗腳的拆針;而我只能在旁邊幫他喊痛。(唉)

創作者介紹

[arcofwind] JUST NOW。 不能快轉、不能重來,這就是人蔘。

arcof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