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不明,不知道是白天、還是晚上。

角色:路邊攤能聊老闆娘、鱈場蟹

場景:小吃攤

事件:

剛開始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吃鱈場蟹,在夢中的我對於鱈場蟹的形狀沒有概念,
自以為是長得像龍蝦之類的,總之是對於鱈場蟹三個字特別執著。

上菜之前我又向老闆多點了一道粿仔條,也就是粄條,上面臨了香噴噴肉燥的那種。

蟹湯送上來,恩,勾芡、很多種料,就像喜宴上吃到的雜菜湯。
蟹肉很新鮮,超大塊,湯頭鮮甜。

然後就聊開了,話題是關於某家黑店,不好吃,裝潢很華麗,似乎每個地方都有這樣的一家店。
「但是,在澎湖要辦喜宴的話好像也只能去那邊吧?」我問。(澎湖?)
「要點的話一定是這道螃蟹湯」(嗄?)

在夢中的結論是小吃攤比大飯店來得好吃。

然後呢,香噴噴的湯才喝了兩口,還沒來得及催促老闆娘送上粄條就...醒過來了。
看看時鐘,凌晨四點,昨天真是太早睡了,這麼早要去哪裡找粄條咧?


-------------------------------------------------------------------

外部條件:低溫(10度)
生理狀態:睡很飽,健康。
心理狀態:放鬆而焦慮,連續假期但是作業一堆。

--------------------------------------------------

小吃攤與老闆娘:代表熟悉的氣息,跟老闆之類的人聊天似乎是我的特技,總是可以聽到有趣的事情。

澎湖:連續三年在澎湖過年,遭遇過最嚴酷的冬天就在澎湖的一月凌晨兩點的夜巡。
夜巡是每個月兩次的例行公事,背著全副武裝:鋼盔、65K2、S腰帶、刺刀、水壺、彈夾、防毒面具、軍靴。
每一樣東西遺失了都要送緊閉室,帶隊官(我,幹)更要負起全部責任,點槍、點人、點刺刀。
你永遠不知道底下的阿兵哥會給你出什麼包,比如說,班咧(指班長),我看到那邊白白的在飄...可不可以換哨?
不然就是油庫旁(放汽油的地方)抽菸,澎湖這地方一直沒安寧過,第一年是華航空難,第二年是彈庫爆炸,第三年是有人偷了炸藥準備報復情敵的樣子。
講到情敵,就想有個傢伙在我站安官的時候準備跳樓...想起來也是滿有趣的樣子,苦過才知道珍惜現在,哈。

澎湖的冬天很冷,每年九月,一整個冬季無止息的東北季風,一直到隔年三月才回溫。
冬天的澎湖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冷藏庫,或是說是冷凍。因為低溫加上強風,溫度6度加上風速30KM就剩下3度,摩托車油門一加...斯~~~
這種時候冷風會穿透軍用防寒(?)夾克,直達骨髓。

鱈場蟹:從來沒吃過的夢幻逸品,就好像賣火柴的少女在火光之中看到的夢境一樣,那個味道大概是由喜宴上的龍蝦沙拉+雜菜湯+料理東西軍的影像混合而成的吧。


粄條:彰化重考的時候,永樂街上,育達對面有一家...姑且稱之為傳統小吃攤吧,專賣粄條跟肉燥飯。早上六點半出門去吃碗滷肉飯或是粄條,似乎稍稍可以慰勞一下考生空虛的心靈(?)
-------------------------------------------------

創作者介紹

[arcofwind] JUST NOW。 不能快轉、不能重來,這就是人蔘。

arcof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dealife
  • 真是帝王的享受
  • 不過...沒吃到~@@~
    拿到消費券去吃看看好了XD

    arcofwind 於 2009/01/07 00: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