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出處:凱莉國境http://www.wretch.cc/blog/freefish94

我一直覺得,一個人在工作上的表現成果,非常反映了自己內心的潛意識。

以演員為例,我不敢說我看過很多演員的表演,而且我本人也不是專業的表演指導,但是我是一個愛看戲的人,也是一個會研究演員表情動作的觀眾。
[痞子英雄]在徵選英雄和陳琳之初,我們可以說把台灣娛樂圈在經紀公司登記有案的藝人都看過一輪(甚至也包括什麼叔叔阿姨介紹的小朋友),沒有簽經紀公司的人,後來也透過網路徵選這個動作進入我們的徵選。
我們辦過兩次大規模的試演,一次是針對線上藝人(已經出道的演員,其中不乏頗有名氣者),一次是針對進入網路決選者,這兩次我都在場。
我的工作,就是把劇本交給演員,然後告訴他該角色的個性和背景,讓表演指導(也是編劇統籌)給他一點意見,練習幾次之後,他就進入另一個房間去演給導演看。
從這個過程裡,我們不只是要找"英雄"跟"陳琳",也是藉此機會了解每個演員的特質,許多人也在之後被我們選入擔綱演出[痞子英雄]中的各個角色。

在那個小小的房間裡,短短的一場戲,其實作為觀看者,很容易能夠感受到這個人的深層可能存在著什麼。
她很自傲,她有點脆弱,他很虛假,他非常開朗,即使他正在演那個我們指定的角色,但是我們卻可以強烈地感受到在那個角色背後,還存在著什麼。
而那就是我稱為所謂「潛意識」的東西,你以為你沒有表現出來,其實你正在表現它。

一個演員是不是對這份工作下了百分百的決心,他是不是只想要當明星輕鬆賺廣告費,她是不是打算玩個幾年就嫁人做少奶奶去,還是,他已經拋下所有可能,毫無退路地投身在演員這個非常艱苦的職業上,在他短短的表演裡,我們都能感受到。
而我相信,這種微妙的潛意識,也會穿過螢幕,傳達到觀眾的感官裡去。
============
看著投影幕上的虛弱PPT與不能稱為SKETCH的草圖,
我的不安也完全暴露在老師面前了吧?

============


他是不是真的很生氣,她是不是心痛到裂開而流淚,趨近於真實體驗的表演,準確地打到觀眾的心臟。你被他的笑與哭所感動,是因為他用真實的表演在對你。
這種表演,其實是一種沒有退路的表演。在那個時刻,演員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很美,是不是很醜,他非常勇敢,向人赤裸裸地剝開他內心最恐懼最不堪最隱為人知的那一面,他讓自己扭曲的表情和情緒毫無保留地暴露在螢幕上,只因為他要你相信他。
那就是作為一個演員的敬業和付出。


最近也有一些對文字業有興趣的朋友,或是傳播科系相關的學生,到這裡留言給我。
很多人在20-25歲這個階段會遇到的問題,大抵是「我現在讀這個科系對嗎?我應該選什麼當主修?」「我希望以後可以從事XXX,那我應該怎麼開始?」「我現在正在做XXX,但我希望能夠OOO,我現在是在浪費時間嗎?」
我敢說,這世界上的許多人,並不是一開始就走到自己想走的方向去。
有的人在很年輕的時候就立定了志向,以無比的毅力達到目標,這種人真的非常幸運。
還有很多人,就像我一樣,從小到大的「我的志願」不知道改了多少次,每個階段想做的事情都在變,說好聽是興趣多元,什麼都會,說難聽就是心無定性,缺乏專長。

有一次我訪偉太廣告董事長,名廣告人孫大偉先生,他說的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現在的小孩,像我那兩個兒子,說是幸也是不幸,幸,就是他們沒有我那時候困苦,非得要做什麼不可,選擇很多。
不幸,也是選擇太多,到頭來不知道選什麼。」
我爸也是廣告人出身,他跟孫董背景很像,唸書不好但畫畫一把罩,別的科系不行,只好去做廣告設計,一做就是一輩子,所以孫董說的話我很有共鳴。


選擇太多,結果不知道選什麼。

像我念的是政治系,可以從政,也可以做記者,廣泛一點,傳播領域的公關企畫AE什麼都可以做,我還有同學去當老師,也有人念了個研究所後從商去。
除非像我社團同學他們念化工跟土木的,算有一技之長,相關行業非要該科系畢業,不然像我們這種念文科的,好像念什麼都沒差,做什麼都可以。
找工作的時候,我發現雇主只在意兩個問題:
「你英文行不行?」「電腦沒問題吧?」
其他,只要我沒嗑藥沒殺過人,好像也不是太重要。最重要的,還是看你在工作上有沒有好表現,老闆交給你的任務有沒有很快學會,學會後是不是會舉一反三,成為同事們的好幫手,老闆們的乖下屬。

關於我怎麼進入編劇這一行,是一個偶然造成的意外,之前有寫過類似文章,有興趣者可舊文重讀。
我想說的是,其實我之所以選擇編劇,也是因為我的人生走到這裡已經沒有退路了。

大學畢業的十年間,傳播領域的工作我都嘗試過,廣告,公關,企劃,業務,編輯,記者,市調,行銷。編輯跟記者是做最久的,在做編劇前,我進入一家可稱得上是台灣屬一屬二的大媒體,名聲跟待遇都很好,拿出這家的名片,簡直是走到哪裡都有人要伺候你。
留職停薪前我有一個想法,如果編劇的工作做不成,我就回去該媒體呆到老好了,不要再發任何春秋大夢。因為這裡已經是NO.1,再去其他地方也不可能比這裡好,而且我也已經31歲了,該是安定下來的時候。
[痞子英雄]開動企劃之後,我回去正式辭了工作,從那一刻開始,我知道我已經沒有退路了。

會抱持這種孤注一擲的想法,當然是因為我已經嘗試過各種我想做及我可能做得來的工作,那些年來我得到的體會就是,我這人除了寫東西,也別無其他專長了。
當然,我們每個人只要盡力,都可以把一件事做好。比方說,很用心鑽研食譜,也可能從不會炒菜到煮出一桌,但是,那未必代表你的天份就是當廚師。
這些年來,我採用的方法比較愚笨,叫做「消去法」,就是每個都可能去學,去試,用「消去法」來發掘自己的專長。

我可以把其他類型的工作做的很好,但是沒有一樣能比寫作更讓我感到滿足。
最重要的還有現實問題,就是我不只愛寫,還有人要花錢請我寫,我可以靠寫作維生,這就是老天爺要給我吃的那碗飯,我必須把這碗飯給捧好。
每個人都有那碗老天爺賞賜的飯,有的人很快找到,有的人要花上一點時間。我個人的例子,是差不多花了6年的時間,這其中也包括去念書,然後回去媒體又離開媒體種種的,才理解到自己最適合做什麼。

你現在一定有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不見得是學業或工作本身,可能是完成社團很重要的任務,或者是照顧好生病的家人。
甚至是把握一個你很在乎的人。
當下的事,就是最重要的事,好好把這件事完成,然後再想以後的事。
我很喜歡于美人說過的一句話:
「人生沒有白費的經歷。」
年紀越長,越能體會這句話的奇妙。
與大家分享之。

 ==============================
似乎每隔一段時間,就必須要有一次孤注一擲的心情。
為了消除對過去的不滿、對現狀的懷疑以及對未來的不安。

村上春樹先生說過類似這樣子的一句話"在人生的旅途上,儘可能的從圓心向四周發展,直到畫成一個圓..."
(這需要很多時間...)
村上龍先生則是說過類似"有一些人在拼命努力、失敗、再挑戰,在不斷追求極限,突破界限之後所看到的光景"
(這樣會得胃潰瘍...)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兩位村上先生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強化系跟萬能系兩者如何兼容。

創作者介紹

[arcofwind] JUST NOW。 不能快轉、不能重來,這就是人蔘。

arcof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