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把多羅接到泰山來了,好幾年沒見可是他還記得我(的罐頭),真是有一點感動。

先放幾張生活照:

他最愛的電扇靠枕 

P5291438.JPG

未知的表情

P5291448.JPG

下巴擠出來了

P5291449.JPG

這天吃罐頭,很爽

P5291441.JPG

不管怎樣一定是這個表情ending

P5291467.JPG


這幅景象不免讓我想到自己的窘況。

鬧中取靜(1F是鐵工廠)大套房,單人床,獨立衛浴,簡易流理台。

P5301471.JPG

 

 

 

6月13號,那天很熱,空氣濕濕黏黏的。

下班回到房裡發現,熟悉而討厭的味道有點重,多羅聽到鑰匙聲早已不知道躲在哪了。

快速的檢查每一個可能的犯案地點,紙箱、畚箕、洗手台、廁所門、書架...都沒有...?

「他絕對有做,但...到底在哪裡呢?」

 

多羅從床裡下鑽出來魔蹭我的右腳,肚子餓了。

因為找不到證據,先放他一貓吧。

放好貓餅乾,收好上班的東西,打開電腦...恩...LCD怎麼...好像濕濕黏黏的?

拿衛生紙一擦,掯,是黃色不明液體!

 

瞬間我暴氣,右手拎起4.5KG的多羅,左手拿著證據敲他鼻頭。

心想真的只剩下手術一途了...先關起來吧。

    P6141512.JPG  

毫無悔意的表情,眼睛旁邊那是眼屎。

P6141513.JPG

 

 

手術的過程很快,有點驚悚,地點在泰林路一段的泰林動物醫院。

灰白短髮的醫師給人種俐落的感覺,皮膚是健康的顏色。

「男生還是女生?」簡潔有力的聲音。
「男生,七歲了。」我回答,心裡一邊想著時間過得好快。

 

「3分鐘就好了,幫我按著他」醫師拿出橡皮筋和針筒,

針筒裡裝著琥珀色的液體,應該是麻醉劑之類的東西。

 

針頭插入右前腳的靜脈,血液稍微的跑進針筒哩,醫師開始注射麻藥,多微微羅縮了一下,

如果有統計排名的話醫院一定是寵物最討厭的地方。

大概過了5秒,多羅呈現痴呆狀態,毫無反應,像是沒骨頭的貓型麻薯。

 

醫生固定好多羅的左右大腿, 把蛋蛋的毛剃掉,消毒。

亮出手術刀,「3分鐘就結束了」

 

接下來的過程有點像殺雞,場面有點血腥就略過不敘述。

(可愛蛋蛋的終點紀念照)

蛋蛋的哀傷.JPG

 

麻醉恢復中,如果家 裡有樓梯請關起來,不然一定會摔翻。

  

 

手術後5天,看來已經恢復了。

  

能吃、能睡、能拉、能玩。

會撒嬌不會亂尿尿...過去幾年的堅持似乎毫無意義。

從此之後多羅不再需要關籠子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cofwind 的頭像
arcofwind

[arcofwind] JUST NOW。 不能快轉、不能重來,這就是人蔘。

arcof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