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來源:巴哈姆特===

http://gnn.gamer.com.tw/9/41969.html

《天界》

 

======黑色粗體是我現場聽到的補完內容=====

GNN 記者 阿Lu 報導) 2010-01-22 22:22:26

  知名日本繪師 天野喜孝自即日起至 3 月 7 日(週日)於台北當代藝術館舉辦個展「英雄!?」,同時也將於今日下午親臨開幕記者會與座談會。

  本次展覽中的主題作品之一《天界(Deva Loka)》系列原名是來自印度文中「梵天」的意思,而梵天代表了世間萬物的緣起,畫作本身也表現出宇宙誕生、爆發瞬間的感覺,冒出了各種五顏六色的事 物。「一開始還沒有想到,不過後來的《天界》系列作品我想到以『顏色』去區分不同畫作的表現方式,所以才有現在大家看到的紅色、藍色、紫色…等作品。對我 而言最初的這幅作品更代表了我從開始進入創作領域後的所有累積,所以在這幅作品裡面大家可以試著找到很多似曾相識的角色喔!」天野喜孝說。

  本次除了《天界》系列之外,更以一幅《科學小飛俠》的畫作當成展覽的主視覺圖,天野喜孝表示:「該畫作是某次在國外開展的時候,我在地下停車場完成的。畫中的人有點像是從後面被叫住所以回頭的感覺。大概因為是在國外所以整個人都放鬆了,也才畫得出來這種眼神和沒有防備的姿態,若是在日本國內的話我覺得一定畫不出來的!」

  「至於《糖果女孩》,我只是因為想要畫個可愛的女生所以就畫出來了,很可愛吧(笑)!而往後或許也會出現她的戀人、描繪她生活週遭事物的作品出現。」

《糖果女孩》

===============

:

說到這邊,天野老師說完:我只是有股想畫個可愛的女孩子的念頭罷了...於是就一股腦地畫出來。

接著又很得意地笑著說:真的很可愛吧!我自己也覺得可愛得不得了呢!(羞)

這可是有點危險的大叔宣言吧XDDD

=================

  緊接著在開幕記者會之後,便是由天野喜孝和台灣知名的動漫研究者 難攻博士共同進行的座談會時間,以下座談會整理內容中,天野喜孝簡稱為「天」,而難攻博士則簡稱為「難」。

 
天野喜孝與科學小飛俠的畫作合影  


難:我自己本身認識天野老師的經過是先被《太空戰士》吸引,繼而去尋找角色設定師的資料,然後才發現原來小時候看的《科學小飛俠》也是出自於天野老師之手。而從動畫《科學小飛俠》到電玩遊戲《太空戰士》、再到現在純藝術創作的《天界》,感覺上很像是可以區分天野老師創作的幾個大分水嶺,不知道老師自己有什麼樣的想法?

天:首先對於有這麼多人知道《科學小飛俠》這點依舊讓我十分的驚喜。其實我並沒有特別去區分這些領域,只是我常常會在一個領域創作久了,就會想要找尋自己有興趣的新事物,如此的不停地循環,只是剛好我參與、創作的這些作品都受到大家的喜愛,如此罷了。

天野喜孝與難攻博士(右)


難:感覺上天野老師雖然畫風一直都在改變,加上如果接下了像是插畫、人物設定的工作,就會被要求修改自己的創作。但其實裡面有些東西,像是能量、還有一些氛圍…之類的東西卻都還能夠保持不變,我覺得這真的是件很困難的事情,請問天野老師是如何辦到的?

天:其實就好比是我最近在畫《科學小飛俠》的角色,畫出來的感覺也和多年前完全不同,應該可以說是「21 世紀的科學小飛俠」吧(笑)!

  怎麼說呢,就像長大了以後回去看小時候記憶中的某處,就算現實上沒有任何的變化,多少也會和記憶中的有所出入,因為人長大了,所以看到的東西就變小了。記憶這種東西是不斷的在被更新的,所以在我腦中的創意也是會不斷和新的資訊結合、然後重新組合後呈現出來。

========補上一段剪掉的=======

難攻: 請問天野老師在這麼多的工作與創作當中,老師是總是源源不絕地交出成績,
倒底是怎樣排除創意人常遇到的"沒有點子"的情況?創作角色的時候,大概都是怎麼樣進行?

天野: 一開始我會開始畫某個角色A,也許畫到腳色A一半的時候,忽然有個念頭飄進腦海...停止第一個角色的繪製,開始畫第二個角色B,接著第三個角色慢慢浮現又隨性的開始畫腳色C,但彼此事有些關聯性的,偶爾又會頭去補強角色A,就這樣循環角色越來越多、越來越清晰...有一天會變成一個系列或是動畫、電影之類的東西...

難攻: 也就是說,處於一個自己跟自己玩的狀態囉?

天野: 如果是這樣就是狀態絕佳的情況,可惜多數時候是自己也不想跟自己玩,自己會覺得自己怎麼那麼無趣,不陪你玩了這樣。
=========================


  而關於自我風格的部分,在接受動畫角色設定的時候,我會盡可能的將角色簡單化。畢竟動畫不是只有角色設定師一個人創作,還有很多其他人會來繪製同樣的 角色,所以此時盡量將角色簡化到任何人都可以容易的畫出來是最好的。另一方面而言,其實越簡單的線條就越能凸顯出角色的個性喔!

=====(這一席話我的筆記本上畫了5顆星星...)=======


  總而言之,在接下別人委託的工作時就要徹底的去除自己的色彩,而在其他創作時也不能忘記要建立起自己的風格,這兩件事情是分開進行、卻又要同時並存的。

難:也就是必須隨時隨地將自己準備萬全,才不會等機會來了卻沒有任何可以應戰的東西?

天:完全認同你的說法(笑)。而且其實在進行別人委託的工作的時候,雖然自由性會被限制、也有相當的責任在,但因為是你能力範圍內的事情,做起來會比較得心應手。相對的雖然自己在進行創作時非常地自由揮灑,卻也是完全未知的領域,所以真的要說起來搞不好才是更困難的工作吧。

 

 

=======補上其他在這裡的原文=========

難攻:請問老師在對於自由創作方面與接受委託工作時,在兩方面進行作業上有哪些不同的地方嗎?

天:在自己自由創作時,總是在嘗試、探索從來沒有過的實驗性表現方法,而且失敗的機會比成功高。

比起委託的工作有一定的規範在,自由創作需要下更多的功夫,而委託的工作只要達到工作的要求就可以了,

但是做到什麼程度才能達到所謂工作的要求?

還是一樣要盡最大的心力去完成委託,這才是專業人士應該要有的社會責任。

===========================

 



難:可以請教天野老師的創作靈感來源是哪裡嗎?像是電影、音樂之類的?

天:其實我幾乎不看電影的…,基本上我只是不太喜歡去做別人也會做的事情,所以才會想去嘗試一些沒有人做過的創作方式,而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東西,像是風景、動物、小蟲子、任何一種感受都會激發我內心的想法。

難:那麼天野老師在創作的時候有聽什麼音樂嗎?

天:一直都有喔,因為在創作的時候耳朵很閒嘛!但音樂並不會與我的作品有直接的關連 性,因為過去我曾經因為聽了很有感覺的音樂,所以創作了一些作品,之後更在雜誌上以此為主題進行連載。後來,當變成「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必須」聽音樂 進行創作,就變得很不開心了。我想音樂對於我來說,可能是調節心情、讓我放鬆的功能比較多吧。


展中作品


難:聽起來天野老師比較像是適合自由創作類型的人呢。

天:真要說起來的話,工作真的不是很自由的,所以我比較喜歡能夠自由創作的時間。像是《蔬菜的妖精(N.Y.SALAD)》這部作品,原本就是我的自由創作產物,沒想到後來它居然被集結成書,甚至還推出了 3D 動畫作品,所以讓我感到非常的開心。

難:蔬菜的妖精》這部作品呈現的風格、繪畫筆法和整體氣氛都和天野老師給大家的一般印象不太相同,這之中有什麼特別的故事嗎?

天:好像沒有什麼很特別的故事耶…,最開始我只是想到或許蔬菜裡面應該會有類似守護者之類的存在,就創造了每種蔬菜的「妖精」,所以這部作品在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故事而只有角色,故事的部分是後來才加上去的。

  如果說和以前的作品不太一樣,我想或許是因為像是《太空戰士》、《吸血鬼獵人 D》等作品中出現的角色都是現實中不存在的,而「蔬菜」是實際上存在的東西,我只要看著他們去想像就好了的關係。

 

===誤很大===

天野老師是說,太空戰士、吸血鬼獵人這些腳色實際上是不存在的,要想像著畫出來;
而蔬菜精靈則是真實存在的,我只要看著蔬菜精靈就可描繪出來了,照著畫就可以。

(!!!!??? XDDD)

===========

 


難:我覺得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在蔬菜裡看到妖精吧!就算是看到現實中的事物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想像出來這些創意的。還是其實是因為我們每個人都被社會化的太嚴重,已經失去了自己的創意呢?

天:嗯…我想那是因為大家的心靈已經不純淨的關係,如果是小孩子就一定看的到喔(笑)!開玩笑的,其實應該是我自己比較愚蠢吧,所以常常會想這些有的沒有的東西。

難:那天野老師有考慮過使用電腦進行作畫、或者 3D 動畫之類的創作嗎?

天:雖然我的一些作品也有被製作成 3D 動畫,但我自己本身是不太考慮親自上陣,畢竟那個領域已經有專業的工作者了,我只要把我的部分(設定)做好交給他們…然後再去指揮他們修改就好啦(笑)!

====這邊也修很大,原文====
3D什麼的,如果現在我要一一去學習操作軟體,也太耗費精神了,而且電腦軟體總是不斷改版或是推出新軟體,
我根本就趕不上變化,還不如把這些心力拿來專心創作。

至於3D化的工作,我只要把原畫交出去,然後開始嫌他們做得不好就可以啦(大笑)

=======================


  其實我自己知道我可能不太適合在電腦上進行創作,因為電腦這種東西進步的速度非常快,當我好不容易習慣了某個系統之後,可能它早已經又進化了很多代, 所以我才放棄了追逐。然而話說回來,電腦其實是個很棒也很方便的工具,有些人可能就很適合使用這類的工具,創作的領域本來就很多樣化,不要給自己設限制、 找自己喜歡的創作方式就好了。


熱烈進行中的座談會


難:那麼天野老師今後還有什麼樣正在進行中的計畫嗎?

天:以前幾乎都是接受別人的委託、或者是以合作的方式進行工作。而今後我想要盡量做自己想作的,不過我好像已經在這樣做了就是(笑)。

  像是這次創作的《天界》系列,或許可以利用現在的科技將他變成 3D 動畫、甚至是 1 比 1 的等身 3D 立體化呈現給大家,或許可以加上音樂、故事,將這些原本靜止的畫作變成可以動起來的作品,將原本很小的作品擴展出更多更大的可能性,這些都是我現在想做的。

  還有就是像是壁畫、或者地畫那種類型的大型創作也是我想要嘗試看看的。我曾經在旅遊的時候看過在石窟內的創作,心想著要是我也能有這種機會那會多棒啊!

難:要是台灣有人能提供這種地方給天野老師的話,你會願意嗎?

天:當然!要是有人能提供我這種地方的話,不管是在世界的哪裡我都會飛去的!

  最後,在開放現場觀眾發問的時間,則是有人問到了天野喜孝對於本次展覽主題「英雄」的看法,並希望天野喜孝敘述一下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必須具備什麼樣的條件。

  「大概是打棒球的鈴木一朗吧。」天野喜孝邊做出打棒球的姿勢笑著說:「開玩笑的啦!雖然我都這把年紀了還由我來說這種話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但我想每個 人對於英雄的定義一定都不一樣,而自己的心中都會有個尊敬對象的存在,或許是爸爸、或許是老師、也或許是運動界的高手…。但我想最重要的是我們『想要追 求、成為那個人』的想法和過程吧!哎呀、我真是太會講這種鼓勵人心的話了!」語畢,現場便一陣哄堂大笑

  天野喜孝的座談會就在一陣陣歡笑聲和掌聲中圓滿落幕,而他也將在明(23)日(週六)下午 3 點半於台北當代藝術館廣場舉辦簽名見面會,有興趣的人不妨可前往官方網站查詢更詳細的活動參與方式。

==========另外兩個提問是===========

問題一 這是我問的所以我記得...
請問天野老師,我從很久以前就欣賞老師的畫作,以前的角色似乎總是帶著憂鬱,臉頰削瘦、眼神銳利、像是在戒備什麼,可是在近期的展出好像腳色眼睛變的圓潤,眼神變的充滿好奇心、自信、臉頰也都是豐潤飽滿,是不是老師在以前對於社會有什麼不滿意還是在反抗些什麼?還是有什麼特別想表達改觀眾的意念嗎?

天野老師:
其實,有時候我會畫一些凶惡的角色,畫膩了就畫些可愛的角色。真的要說有什麼影響的話,就是以前的自己總是在害怕一些事情...
最近畫風變得可愛,大概是因為生了個女兒吧...

問題二

2-1 其實我覺得跟我的問題差不多,關於畫風轉變。
2-2 請問老師在自由創作媒材方面,是什麼契機之下開始嘗試在以及鋁板、壓克力上面做畫?水墨畫好像也很久沒有新消息...還有再畫水墨畫嗎?
天野老師:
關於創作媒材,我總是在做新的嘗試。我想要漆車烤漆那樣明亮的感覺,可是烤漆只有在金屬鋁板上才能重現那樣的質感,所以才用了鋁板。
透明壓克力,也是因為想重現電腦螢幕上以光為媒介的畫面,電腦的螢幕表現的色彩很飽和,我想挑戰在實體的世界也表達那樣透明感的方法...

水墨畫系列,其實還有持續進行著,只不過都沒有發表。在隔壁房間展覽中的那個動畫作品,就是用145張水墨畫剪輯成的動畫,是一張一張畫出來的喔。

問題三則是GNN報導節錄部分,對於天野老師來說,做為一個英雄應該具備哪些條件呢?

創作者介紹

[arcofwind] JUST NOW。 不能快轉、不能重來,這就是人蔘。

arcof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